• <code id="61111"></code>

  • <output id="61111"></output>

    1. 歡迎您訪問碧水源集團網站!

      NEWS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主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中國水網:五大問題直擊村鎮污水治理之真現狀

      文章來源:中國水網     作者:徐冰冰

      2019-06-14
      返回列表

      為加快補齊農村人居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短板,國家近年來加大對農村環境的投資治理力度。想要下贏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這盤“大棋”,需要各方要素間的“博弈”。

      在“2019(第五屆)環境施治論壇”現場,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國家發改委、財政部PPP雙庫定向邀請專家薛濤對話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戴日成,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征戍,北控水務集團技術總監、技術中心總經理張寶林,中持水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喻正昕及E20特約評論員孫曉航,圍繞農村污水治理之真現狀,從村鎮污水技術標準的適用性、建設、運營、管理、收費、商業模式以及未來發展情況等角度展開探討。此外,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也與發言嘉賓展開交流互動。

      村鎮污水治理,痛在哪里?

      村鎮污水治理成為當下的熱議話題,目前村鎮生活污水真實的治理現狀到底如何?存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這些身經百戰的企業有著最切身的體驗,農村污水治理真的沒那么簡單。

      作為最早一批進軍農村生活污水處理市場的水務企業之一,碧水源在農村污水治理領域摸爬滾打多年,積累了很多實操經驗。戴日成概括了農村污水治理的“幾大難”和“幾大不確定性”。施工整個環節受制于農民導致施工難;農村污水太分散導致運營維護、成本控制比較難;農村污水不是農民付費,而是向政府收費,在收費、進水水質的保證等問題上存在困難。同時,圖紙、投資和水量水質的不確定性也制約著農村污水的發展。

      張寶林提到,目前農村規劃遠遠落后于城鎮規劃,編制出來的規劃科學性也較差,建議最好進行現場設計,或者邊設計邊施工。

      孫曉航指出,村(鄉)鎮污水痛在行業對這種業態認知不夠、準備不足,決策與實施主體分離、頂層規劃缺位、排放標準過高、單位投資過大導致了今后收費困難等一系列問題。她建議以水環境綜合質量達標為目標,把村鎮污水作為“面源”而非“點源”來實施系統性治理。

      村鎮污水治理項目該如何做好?

      戴日成認為村鎮污水治理應該采用政府投資、企業化運營模式,財政上有足夠資金支持維護的費用,這樣才能把農村治污的事和習總書記的要求落實在具體行動上。

      首創股份進入農村污水治理領域也比較早,王征戍提到,農村污水治理國家有要求,農民有期望,是值得做也應該做的事情。作為商業企業來講,提供有價值的服務應該有合理對應的價值體現出來。農村污水治理是面源治理而非點源治理,因此環保企業應該構建系統性的服務模式,打造體系化作戰能力,為某一個區域內的村鎮提供持續穩定的運維服務,在漫長過程中循序漸進,換取生態環境的社會價值和經濟價值。

      王征戍認為,相比水環境綜合治理、海綿城市、黑臭水體治理等,村鎮污水治理領域難度并不算是最大的。能不能做好村鎮污水治理,需要注意以下幾點:第一,企業和政府之間能不能建立良好的溝通機制,是不是達成了共識;第二,企業是否具備很好的系統構建能力,能否把區域問題研究透,給政府提供性價比高的方案然后落地;第三,企業有沒有技術整合能力,沒有一個技術可以打遍天下,關鍵要根據當地政府的經濟承受能力等條件選擇最適用的技術方案;第四,有沒有持續運營體系。

      張寶林談到,2018年~2019年的經濟形勢不太好,北控水務在選擇項目時首先畫出投資地圖,主要圍繞國家“十三五”農村發展規劃展開投資,瞄準長三角、京津冀、南水北調等區域;其次,做好盡職調查,制定合理的實施方案。只有做好盡職調查才能正確引導政府,找出原來招標方案的不合理性。他舉了一個典型案例,北控水務在宜興有一個3000個村20多萬戶的項目,一開始搞以分戶式為主的模式,后來做了一些樣板以后發現根本行不通,很多設施建成以后就沒有進水;再次,戶內改造必須與戶外裝置同步,不然很容易造成“曬太陽”現象;最后,規劃、協調以及與政府溝通協作的能力很重要,建設的時候一定要立足本地隊伍,才有利潤可賺。

      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目前有三種主流模式:分散處理模式、村落集中處理模式、納入城鎮排水管網模式。究竟該選擇哪一種?張寶林認為,模式的選擇取決于村落形態的分布,而且分散處理模式應該作為村落集中處理模式的補充模式。比如,北方地區農村相對集中,可能一個村設一套到兩套水站大概就能夠解決。南方村落比較小,甚至一個村還被河湖分割成幾片區域。如果都搞集中模式處理,跨河、跨湖費用很高。

      喻正昕指出,在選擇項目時,有一個不成文的標準,要看是否滿足“三有”條件。第一,政府有沒有意愿,無論該意愿來自于考核壓力還是行政長官的政績壓力;第二,政府有沒有能力,這里更多指的是項目的支付能力。其中,財政收入是一個衡量標準,看是否可以量入為出。對于一些不是特別發達的地方,可以幫他們爭取專項資金或者地方生態補償金;第三,項目所在地有無資源或者相應的項目基礎。

      孫曉航建議基于“村(鄉)鎮污水投資經濟地圖”來規劃治理目標,把村(鄉)鎮污水對環境的影響度、單位管網和水廠投資、運營成本等因素整合到一起,通過構建“村(鄉)鎮污水投資經濟地圖”確定治理目標。她認為,作為環保治理企業在進行此類項目的投資決策和風險評估時,要考慮以下三個方面:第一,當地是否“有剛需”,當地環境質量是否真的出現了問題,老百姓和政府是否真的有環境治理的需求;第二,政府可研立項確定的技術路線是否“水質可達”、投資“可控”;第三,當地政府是否有“支付能力”和“支付信譽”。

      該選擇什么商業投資模式?

      村鎮污水治理能不能賺錢,是不是“賠錢賺吆喝”的活兒?該選擇何種商業模式?王征戍認為,無論PPP模式、還是EPC模式也好,其實模式不能決定行業的成敗,如果項目選擇不好EPC模式也可能失敗。

      孫曉航提到,自《政府投資條例》4月份公布以來,EPC模式逐漸成為一種趨勢。但基于村(鄉)鎮污水的特點和存在的問題,她認為,與PPP模式、EPC模式相比,EPC+O模式更適合我國現階段的村(鄉)鎮污水和垃圾治理,兼顧解決了這種特殊業態的投資模式和投資效率問題。

      孫曉航指出,村(鄉)鎮污水處理是我國城鄉一體化推進過程中必須解決的問題之一,是政府“普遍服務”義務的體現。村(鄉)鎮污水投入大(尤其是管網部分),經濟效益低于社會效益。因此,不宜完全采用以企業投資為主的BOT和PPP模式。但應該借鑒PPP模式的優勢,即把績效考核和付費與項目投資結合在一起,負責項目投資的專業水務公司需要對技術方案、建設管理和運維負總責,否則績效考核難以達標收不到錢,這符合生產力發展方向。

      “但是目前PPP模式又被 ‘玩壞了’。村(鄉)鎮污水PPP項目需要做大量的前期調查和統籌規劃,工作,通過建立“村鎮污水投資經濟模型”來確定不同環境區域的污水排放標準、廠網建設模式、污水廠處理工藝等,這需要很強的專業能力和大量的前期投入,只能由專業的水務環保公司協助政府共同完成。而很多地方的政府迫于環保督查壓力,用簡單的“工程思維”取代“環保效益思維”,在很短時間內花很少的錢找個可研單位出臺一個“不可行”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匆匆進行項目立項、入庫和招標。這導致PPP項目后期實施階段出現規劃不合理、出水標準和處理技術不科學、投資額度和運維成本嚴重偏離可研立項報告導致項目不合法等一系列問題,參與單位只能硬著頭皮按照之前錯誤的方向末路狂奔。”此外,對于村(鄉)鎮污水項目,孫曉航建議將管網與污水廠的付費和運維模式分離,按照最優風險分擔模式來確定投資主體。

      喻正昕提到,從投資方式來講,現在更多地采用設備產品+施工、EPC+O模式,如果是PPP模式會非常謹慎考慮。

      在前不久財政部發布的《關于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規范發展的實施意見》中提到,超出5%的地區不得新上政府付費項目。在此情況下,薛濤推斷,長遠來看,EPC+O將成為未來農村污水治理的模式。

      管理和技術該占幾成?

      農村污水問題是管理問題還是技術問題,管理和技術在農村污水治理中分別占多大比重,起著什么作用,在技術和管理上我們應該注意哪些問題......針對村鎮污水的技術和管理問題,各位專家娓娓道來。

      對于管理和技術的占比,戴日成認為,九成在管理,一成在技術。他認為,農村問題不僅僅是管理問題,還是一個系統問題,要真正把從前期的頂層設計到后期的執行考核整個鏈條全部貫穿才能做好。農村污水處理技術、裝備要對水量負荷變化、濃度負荷變化有更強的適應性,成本要低,運維操作要簡單。

      王征戍表示贊同戴日成的觀點,從農村污水治理領域來看,九成在管理,一成在技術,但這個技術是指末端治理技術.具體到項目操作層面,管理和技術的占比應該是五成對五成。這里的技術就需要包含從前期盡調、系統方案到具體工藝等整體的技術解決方案。

      對于技術商及設備商選擇,王征戍認為最關鍵的是所選擇的設備企業應有長久存活的能力,能夠提供持續的服務。同時,設備企業除了設備銷售,應該具備相應的4S配套服務(如配件更換、運營調試、軟件更新等)。

      薛濤表示,技術是環保設備商努力突破的方向。

      張寶林認為技術在農村污水治理中的作用很大,技術和管理的比例是2:8,因為盡調、設備工藝的選擇等都離不開技術。裝備化、一體化、能穩定達標是農村污水處理裝備的發展趨勢,也是最基本的要求,但設備的價格一定要和要求相匹配。

      喻正昕認為技術、設備、管理分別占比3:3:4。無論縣還是市,都應該花點“像樣兒”的錢做好項目前期的總體規劃。如果把技術和設備歸為一體,他非常贊同王洪臣老師的觀點:能簡單地天天正常運行著的,才是農村污水處理的主流技術。

      孫曉航將管理和技術進一步細分,將其分為項目規劃、投技建運的整合能力、污水廠末端處理技術三大維度。在排放標準為一級A和準四類的情況下,她認為項目整體規劃至少占30%,投資、建設、技術、運營的專業整合和統籌能力占40%左右,污水廠末端處理技術占30%左右;如果按照將來更低地方化排放標準大趨勢,污水廠末端處理技術的影響不超過20%。

      村鎮污水值不值得大踏步往前做?

      企業的決策會綜合考慮政府風險、技術風險、投資風險等各個方面,往往是市場發展的晴雨表。王洪臣現場拋出一個嚴謹又不失幽默的話題:做農村污水處理進去了是不愛出來還是出不來了,農村污水值得不值得大踏步地往前做?

      戴日成表示,近幾年,城市化進程發展很快,但農村也有各種短板需要補齊,農村存在很大的市場空間,等待去開拓。農村市場對碧水源的技術進步有很大幫助,農村市場使公司研發出來的智能一體化產品有了用武之地,通過運行了解未來研發的方向。

      碧水源在農村污水治理上邁著小碎步前進,在投資上保持謹慎的步調,目前在農村項目上的投資大概有20億。“提效整個運維體系,實行無人值守巡檢制,降成本,提高運營效益。”碧水源在農村污水運維上有著自己的經營策略。戴日成提醒行業人士,如果有好的裝備可以嘗試布局農村污水市場,但是最好不要從投資領域開始,尤其是對于技術型公司來說存在很大的風險。

      中持水務一直致力于為中小城市提供環境服務,喻正昕談到,伴隨近幾年來國家密集出臺的農村環境治理政策加持,農村治理確實存在比較大的市場空間。但是在目前這個階段,他還是持謹慎樂觀的狀態。“雖然在農村污水治理過程中會遇到各方面的困難和問題,但中持水務在兩河兩江有很多運營項目,以中持水務的運營團隊和相應的服務模式,還是有信心為中小城市把農村污水治理好。”

      對于村鎮污水今后發展的判斷,孫曉航認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她表示非常認可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長傅濤的“兩山論”觀點。在中國國情下,國家需要城鄉一體化,需要統籌美麗鄉村建設,這是基本國策。因此,在中國只要政治正確的事一定有著市場正確性和發展機遇,對于有投資、技術、建設整合能力的專業水務企業是有發展機遇的,但需要審時度勢,摸著石頭過河。

      “目前農村污水治理市場的不確定性決定了未來發展道路的曲折。”孫曉航認為,目前我國生產力的發展已經超越了生產關系的發展,村鎮污水市場需求剛爆發出來,在行業頂層設計、標準、法規、收費模式等都還沒有完全建立的情況下,迫于環保督查壓力,各地政府和企業就已經在下邊“拳打腳踢”開始大規模實施了。以至于下面一邊做,上面一邊變,標準變、投資模式變、融資政策變,與此同時,地方政府負債也越來越高,支付能力和意愿越來越低。這種情況下,村鎮污水做起來確實難度很大,但正因為是藍海才有專業環保企業的機會。

      “實際上,我認為大家把村鎮污水、鄉鎮污水想得太簡單,如果不具備對村(鄉)鎮污水的整體規劃、投融資策劃、技術建設及運維的整合能力,僅憑哪家設備廠家宣稱工藝有多好、能耗有多低,鄉鎮污水是很難做到真實達標的。”

      孫曉航坦言,在目前更多以水體環境質量達標來進行環境評判的時代,各地政府固化村(鄉)污水排放標準是否合理值得商榷;村(鄉)污水處理最終要回歸到效率和效益層面,回歸到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是否得到真正改善;政府的錢(納稅人的錢)是否得到有效率使用。因此,縱觀十多年來村(鄉)污水處理走過的彎路,這些問題值得行業認真地反思,重新系統地思考和決策。

      “不要把改革作為萬能藥,每次出了問題就改革,如果不進行某些根源問題的改革,只能是頭疼醫腳,腳疼醫頭的循環。”薛濤表示。

       
        ?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生命科學園路23-2號碧水源大廈   電話:010-80768888  傳真:010-88434847  京ICP備06005295號-1  技術支持:蒲公英長沙網站建設

        韩国三级在线观影2019中文字幕